葫芦岛房地产网_葫芦岛房产网_葫房网 - 聊房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频道 > 国内楼市 > 远洋集团千亿不易阵前换帅:多元化受阻 营收利润下滑

远洋集团千亿不易阵前换帅:多元化受阻 营收利润下滑

发布时间:2019-02-26  来源:蓝鲸财经

  2018年,远洋集团(HK.03377,简称“远洋”)首次跨进千亿阵营。然而颇为蹊跷的是,这家刚刚登上新高峰的企业,在2019年刚刚开局,就传来多位高管职位变动的消息。

  在过去一个月内,带领远洋冲进千亿的58岁“功臣”谌祖元由执行总裁调整为高级副总裁;此前负责产品营造事业部的47岁“重臣”崔洪杰出任执行总裁;任职远洋23年的“老臣”远洋集团经营发展中心副总经理段涛自曝离职等,高层人事调整动作频频。

  此外,蓝鲸房产发现,2018年以来,多位远洋高管人员的工作内容也悄然发生了大幅度的改动。从调整规模来看,远洋此波操作显然已蓄谋多日,这背后是出于何种原因,颇令业界好奇。

  有业内专家向蓝鲸房产指出,远洋虽然顺利实现了千亿目标,但在行业中排名并不靠前。此外,其被市场寄予厚望的多元化布局,盈利模式仍然是难题,甚至还在拖累整个集团的营收和净利润。因此,远洋开年的人事变动,或许是在新形势下的主动谋变之举。

  谌祖元隐退,崔洪杰高升,远洋高层再调整

  2019年2月14日,远洋集团公告称,谌祖元不再担任集团执行总裁,改任集团高级副总裁。远洋方面对此向蓝鲸房产表示,谌祖元此次职位变动属于“升任”,接下来谌祖元仍将协助总裁工作,对行业、市场发展趋势进行研究,处理公司的一些重要事务等。但业内普遍认为,谌祖元遭到了远洋的边缘化处理。

  据悉,远洋集团高级副总裁一职是由董事局主席李明建议而成立的,在2016年之前并没有这个职位,自此职位诞生至今,远洋历史上王福顺、徐立、陈润福均曾担任过高级副总裁一职。不过,三位总裁在高级副总裁任职期间鲜少公开露面,其中,徐立、陈润福更明确被安排不再介入远洋具体业务运作。

  业内人士向蓝鲸房产指出,谌祖元职位变动可能有两种情况。其一是年龄问题,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,谌祖元已经58岁了,处在即将退休的年龄。而新任执行总裁崔洪杰才47岁,可谓年富力盛。此次人事变动,属于“老人给新人让位”。其二,集团的工作重点或有调整,而谌祖元并非最合适的人选。

  事实上,成立于1993年的远洋集团,曾经拥有“红筹第一股”、全球房地产企业第三等诸多光环。然而,自2007年上市后,远洋却屡屡踏错市场节奏,多次因高点拿“地王”而备受业界诟病。2014年,被称为远洋的转折之年,这一年远洋抛售全国三四线城市土地,坚持回归一二线城市战略。但在2018年,远洋又一次调整了战略布局。亿翰智库数据显示,远洋在京津冀城市群的拿地占比从2014年的71%降至2018年中期的27%,下降了44%。颇为巧合的是,远洋副总裁徐立于2016年升任高级副总裁,而其此前工作的主要职责之一便是“集中于京津冀区域的业务延伸及相关专项工作”。

  蓝鲸房产梳理发现,在谌祖元改任高级副总裁公告发出前,原远洋集团副总裁崔洪杰便已出任执行总裁一职,并与另外两位执行总裁李虎、温海成就工作职责做了重新划分。据远洋集团官网显示,崔洪杰除了兼任产品营造事业部总经理工作之外,还将参与集团重大事项决策,并负责产品营造事业部相关业务发展战略的研究、制定和实施;而此前主要负责公司非开发类业务运营的温海成,如今的职责是:协助负责集团经营管理工作之外,主持远洋邦邦日常经营管理工作。

  与此同时,集团数个副总裁的工作职能中均增添了“参与集团重大事项决策”,也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远洋集团的发展思路。如远洋资本负责人王洪辉、负责养老、长租公寓等业务的杨德勇,相比其它副总裁,二人的权力似乎更大;而在营销口大胆启用80后的陈伟,也延续了李明之前的用人思路:用远洋的新人。

  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向蓝鲸房产指出,“2019年远洋或有较大的业务动作和战略动作,涉及央企各类重组业务、新兴产业发展及股权结构等内容。他进一步指出,远洋本身发展速度弱于几家大的央企,在速度上还需发力。远洋此次调整,也是期望2019年加快业绩成长和促进产业结构调整。”

  营收、利润双下滑,远洋千亿“不易”

  长期以来,远洋各股东之间都保持着相互制衡的状态,从而保证管理层权力的最大化。在发展之初,远洋集团的两大股东中化集团和中远集团便各占股50%。目前,远洋背后的第一大股东中国人寿和第二大股东安邦分别持有其29.59%和29.58%的集团股份,依旧保持着微妙的平衡。

  但在相互平衡的掣肘之下,远洋的发展之路也表现平平。克而瑞数据显示,由于屡次踏错市场节奏,远洋集团销售业绩排名已经从2012年的16位降至2018年的26位。期间,远洋曾进行过几次架构调整,如搭建事业部、实施背包人战略,但仍未阻止住业绩下滑的颓势。房地产业务频频受挫的远洋,在2016年正式由远洋地产更名为远洋集团,开启多元化之路,希望借此探索新的发展路径。

  

 

  截止到目前,远洋在养老、长租公寓、远洋资本等业务方面虽有广泛布局,但盈利问题始终悬而未决。以长租公寓为例,2017年8月,远洋旗下品牌“邦舍”首家集中式项目正式亮相,当时,远洋表示预计2020年集团长租公寓储备量可达10万间,但在2018年二季度,远洋“邦舍”多位管理层悄然离开,彼时,有知情人士透露“邦舍”内部正在进行内部资源整合,多个部门均遭到“调整”,同年6月,“邦舍”机场店开业,至今为止,再无其他新项目进展。伴随着2018年多家长租公寓爆仓的信息传出,对其本就拓展不畅的长租公寓业务而言,无异于雪上加霜。

  而其在2013年便开始布局的养老板块,目前仍处于培育期。远洋相关负责人曾向蓝鲸房产表示,截至目前,远洋养老已在全国十个重点城市布局30个项目,床位过万张。经过6年的发展,其养老板块发展规模上虽已初具雏形,但对于盈利情况,上述负责人则表示:“椿萱茂把养老产业投资测算模型定义为前5年亏损,后5-15年才是投资回报的峰值,随着老年人的入住率提高盈利也将持续增长。”

  这些多元化布局,也一定程度上拖累了远洋的各项指标。据远洋财报显示,2018年上半年远洋集团营收、利润双双下滑。远洋营业额为人民币153.76亿元,同比下降11%;净利润为人民币23.3亿元,同比下降12.53%。为此,远洋在2018年年底将北京、天津等地三个商业物业项目打包出售,以发行REITs产品的名义回笼资金。

 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曾向蓝鲸房产指出,“对于长租公寓和养老地产的运营,如果企业以持有和资产经营的方式来操作,从长期来看是个挺好的业务,可是对于企业的资金实力要求很高,否则很有可能由于项目早期的现金流压力而让企业陷入流动性危机。”

  即便如此,远洋在这一波高层人事变动中,依旧保持着地多元化业务的“热情”。如远洋资本负责人王洪辉、负责养老、长租公寓等业务的杨德勇,均能够参与重大事项决策;而主管商业地产的丁晖却没有此权限。

  试图通过多元化谋新路的做法,从远洋资本的发展势头也能看出一些痕迹。2018年以来,远洋资本肩负着越来越重要的职责。迄今为止,远洋资本已投资驹马物流、发网供应链、壹米滴答,以及联合丽格、盈创回收、纳什空间等企业,期望实现“以小博大”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指出,在协调集团地产开发业务与多元业务之中,具备金融属性的远洋资本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不过至于效果如何,还需要时间来检验。值得关注的是,2015年,远洋集团曾以43亿入股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(HK.02799),随着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落马,华融资管的股价已从每股2.96港元跌至1.8港元。有媒体测算,远洋集团账面亏损接近10亿元。

 

  对于各项业务进展不畅,艰难冲进千亿却又阵前换帅的一系列动作,远洋方面给出的答复是,2019年,远洋将继续聚焦主业发展,并注重发挥相关多元化业务的协同效应,走精细化的高质量发展道路,通过精细化、专业化的运营管理,从内源角度寻求企业高质量增长,塑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企业既期望在规模上实现突破,又不想丧失未来的发展先机,此种做法本身值得肯定。但远洋本就在身处于股东间微妙的平衡局势之中,而今又在业务中拿捏轻重,形势势必更加微妙。站在千亿新起点,远洋能否重拾昔日的辉煌?蓝鲸房产将持续关注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