葫芦岛房地产网_葫芦岛房产网_葫房网 - 聊房网

资讯首页 新房资讯 二手资讯 置业指南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频道 > 滨城发展 > 辽宁葫芦岛棚改巧解利益“毛线团”——这次拆迁为啥不再难

辽宁葫芦岛棚改巧解利益“毛线团”——这次拆迁为啥不再难

发布时间:2016-09-06  来源:葫芦岛日报

  问题多多、困扰我市多年的、城市中心最后最大的一片棚户区——郝家屯村棚户区,终于在今年春季实现了完全彻底、干净利索的大动迁。在这场大动迁中,我市各级各部门在市委、市政府坚强有力的领导下,密切配合,主动作为,精细操作,积累了很多可借鉴、可复制的成功经验。日前,人民日报记者对此进行深入采访,并于9月2日第12版头题隆重推出,本报今天原文转发。

  ■人民日报记者何勇

  在辽宁葫芦岛市新城区黄金地段,紧挨着市政府,有一个城中村叫郝家屯。

  这个70个足球场大的棚户区,多年来曾7次启动动迁,启动一次,私搭乱盖涌现一次。旱厕盖进屋里,大树盖进房中,屋檐挤着屋檐,如同夏日塘中荷叶,密密麻麻全盖严实了。2000余户,九成无房本,村中通行道路挤成了歪歪扭扭的一条线,并排只够走两辆自行车。

  想拆迁?这么些房,你就说怎么补偿吧!

  去年底,第八次动迁启动。不到40天,99%村民全部腾退出房屋和土地,不但没花天价,还节约资金近亿元。站在葫芦岛市政府大楼上俯瞰,平整后的土地郁郁葱葱,长满青草,只等挂牌出让。

  这个戏法,怎么变的?

  拆迁之难:许多“种房”户,指着赚大钱

  郝家屯的居民,其实一直盼着拆迁。户户搭建,屋檐挨屋檐,“鸽子笼”里憋屈着,很不舒服。“平房、旱厕、不通气、不供热……这都不说,关键家家都搭了塑料棚子,村里就一条‘牙签’路,要是失了火,甭说消防车进来,人跑都跑不出来!”村民陈希文说,“本村人都不爱住,一多半房子都租给外来务工人员了,村民都盼着动迁呢。”

  可是要拆迁,第一只拦路虎就是这些搭建房。

  说起搭建房,得从20多年前葫芦岛升级为市说起,挨着市政府,郝家屯这个村由普通村子变成了城中村,宅基地、房本、户口,就不再新批了。时间一长,新一茬儿人长大了要成家,房不够住,就开始在各家老院里搭建。后来孙子辈也要成家了,就又搭建一批。这些房虽无照,但毕竟有现实原因,不能不考虑。

  而另外的搭建,就不一样了。

  听说要拆迁,村里有很多人觉得“种粮不如种房”,纷纷动手,见缝插针,能盖的都盖上,旱厕加个顶,大树盖屋里,图个将来多算些面积。这么一盖,补偿补不起,拆迁就搁置了,撂下一堆搭建房。下一次再启动,盖房潮又起来了……如此启动了7次,但凡有空地,全盖满了。

  一些城里的“能人”也盯上了待拆的郝家屯,纷纷开始购买村民建的小房。后来拆迁过程中,出来狮子大开口的,几乎都是这些“能人”。

  村支书兼主任李学利对记者说,村里各种有房户2080户,无照住宅房屋1909户,其中村外想捞一把的有600多人。“违建房越多,买的人越多,动迁起来就越麻烦。”

  对症下药:三封信一通告,打掉“捞钱的”

  新一轮动迁,决定解决搭建房这个老大难。

  “拆迁补偿费用是个蛋糕,你非法牟利的切走了大块,真正该补的老百姓不就少得了吗?”葫芦岛市建委党组书记、主任柴文海说,“要顺着‘种房’者、‘能人’们的想法,蛋糕都给他们还不够,这决不允许。”

  牵牛要牵牛鼻子,首先就要把社会“能人”先治住。

  这些人不是本村人,没房本、没户口、不居住,城里人根本没有资格买集体建房,本身就违法,摆明了就是为了套取补偿款而来。但他们活动能力强,多数有些“背景”,甚至还有国家公职人员、党员干部,不好治。

  市委、市政府召开了专门会议,下了决心。从去年10月起,市纪检委、检察院、公安局等部门分别针对不同群体发出了三封公开信、一个通告。信中,纪委告诫党员干部“借村民名义购买房屋情况要如实报告,要带头签补偿协议。”检察院在信中承诺,要严查套取国家补偿款的国家工作人员。之后,市四大班子领导成员及全市党员干部全部签订了《在郝家屯村棚户区改造征收补偿中严守有关纪律承诺书》。市纪委明确:凡是党员干部参与搞交易、捞好处、乱作为的,发现一个查处一个,一律先免职,然后调查,不搞下不为例。

  有了“尚方宝剑”,剩下事情好办。非本村人在村里购买的无照房屋,只按平均建筑成本每平方米930元给予补偿;对不愿腾退的购房者则依法走征收、拆违程序。600户外来购房者治住了,没有一个人敢在拆迁中露面,光这一举措,至少节约5000多万元。

  自主腾退:找谁来估价,村民来选定

  外来伸手的打掉了,本村人的搭建房,怎么办?

  并不一棍子打死,充分尊重历史原因,采取差序递减的补偿方式。有房照的,一平方米能补到5700元,同等地块能买精装修的房子,这大家没有意见;没房照,儿子这一代的,降到4000多一平方米,孙子辈儿的,2000多。但不是你盖多少补给多少,在政策允许面积内,按这个标准补;超出的面积,按成本价补偿。“这既考虑到宅基地停批之后,村民基本居住权利需要保障的问题,又防止了鼓励肆意乱盖。”柴文海说。

  每户村民,儿子多少、孙子多少、房子多少,摸得准吗?

  摸不太准。柴文海老实承认。过去农村的各种手续不太规范,摸底10余次,各种情况甚至互相矛盾。后来,住建委和龙港区决定,政府不能大包大揽。村里情况,村民最清楚,应该让村民参与决策、随时监督。

  “最终,我们决定采取村民自主腾退+行政征收相结合的办法。”龙港区常委、总工会主席杨博介绍,“这样让村委会参与进来,方案村民参与制定,从机制上保障村民合法权益,也调动起村民积极性。涉及法律的问题,我们聘请北京的专业律师团队作为外脑全程协助。”这是辽宁省首例采取村民自主腾退与政府征收相结合的棚改动迁。

  在征收方案制订过程中,指挥部数十次召开座谈会,征求村委会、村民代表、被征拆人的意见建议,吸纳了村民提出的14个方面251条建议;市政府对制订了的征收方案进行公示,方案顺利地通过了全部35名村民代表和141个院落居民代表的集体表决。

  上面提到的补偿价格,也不是拍脑袋,而是请第三方评估机构评估出来的,而且,这个机构也是村民定的,政府不越俎代庖。

  阳光操作:六个公章管,户户公示看

  方案确定了,标准制定了,现场实际核量中厚这个一点、薄那个一点,往往是纠纷之源。可一碗水端平,好说不好干。“关键是做实做细做精。除常规拆迁业务人员、测量技术人员、村腾退指挥部人员外,工作组还增加了纪检、审核、评估方面的工作人员,逐户对认定标准、补偿标准等事项进行联合审核、逐项确认,审核结果六方盖章才生效。”柴文海介绍,“说白了,你想走后门,得买通六个部门,难度大为增加。”

  光这样还不行。住建委决定,动迁中每个环节都向群众公开,让大家全程参与,也欢迎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现场监督。“稍有捂着盖着,就有舞弊空间,就是定时炸弹。得拆!”柴文海说。

  工作人员把附近一个闲置的农贸市场,改成了一个公示大厅。各项政策、标准,制作成展牌公示;每签一户,公示一户,而且补偿金额等全部上墙。“村民最了解村民,你要造假了,或者多拿了,占大家便宜,别人肯定不干。一公示,猫腻全没了。”村支书李学利说。

  通过精准复核,工作组根据现场情况累计核减补偿金4700余万元,有效杜绝了弄虚作假、暗箱操作,确保了调查核量、标准认定的公平公正,信息登记的准确无误,维护了当事各方的合法权益,避免了各种矛盾纠纷。

  拆迁开始时,有些干部有个担心:村子隔壁就是市政府,要是搞不好,政府大门非被村民堵上不可;拆迁进行后,仅仅19天时间,95%的村民签订协议。不到40天,99%的村民全部腾退出房屋和土地,没一户上访闹意见。“拆出了和谐,拆出了发展,拆出了干部的担当。”市长戴炜评价说。

  市委书记孙轶说,“都说动迁是‘天下第一难’,其实,工作细致到位就不难。”此次棚改的总指挥,市委常委、副市长于学利则表示,“凡事想得复杂,办起来就简单;想得简单,办起来就复杂。”

  (『葫房网』独家稿件声明:凡注明『葫房网』来源之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图表), 均属本网原创专稿。如需转载,务必请注明出处及作者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)

  (『葫房网/葫芦岛聊房网』责任编辑:yy)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